G-HARVEST MEDIA | 中国环保网 | 中国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网设为首页 | 纳入收藏
首页 > 研情 > 资料 > 正文
煤炭“变形记” 加速清洁利用
中国环保商业通讯 2015-07-30

  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和作用,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很难改变。不过,煤炭市场疲软、环境代价巨大,这两大障碍拦住了煤炭产业的传统发展路径。因而,加快煤炭由单一燃料向原料和燃料并重转变,通过煤炭“变形”来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意义十分重大——

  煤炭大省山西7月28日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该省煤炭行业亏损超过40亿元,连续12个月全行业亏损;煤炭企业库存达到4700万吨,比年初增长35%,占到近半数的全国库存。

  从全国来看,上半年煤炭产量约17.9亿吨,同比下降约5.8%;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2.8%;四大主要用煤行业中除化工行业外,电力、钢铁、建材行业用煤量均有所减少。

  挖煤、卖煤、烧煤的初级产业链条已难以为继。取而代之的将是清洁利用、深挖潜能的新路子,乌黑的煤炭在不断地“变形”中获得新生。

  煤电一体化输出无形“电流”

  变“输煤”为“输电”,山西、内蒙古等多个产煤大省都提出了相同的发展思路,力图打造清洁能源输出基地。在此思路下,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煤电一体化”发展模式受到青睐。

  前不久,记者随全国人大执法检查组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在国电建投布连察哈素煤电一体化项目,只见青草绿树之间错落布置着或蓝或白的各型建筑,数以百万吨计的煤炭源源不断地运输进来,并在燃烧之后转化为电流,然而整个厂区却看不到煤炭的踪影。

  “项目由布连电厂和察哈素煤矿组成,按照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运营,煤、电两个行业在一个生产系统中紧密衔接。”走在该项目整洁的厂区中,国电建投公司总工程师刘波告诉记者,一体化的设置为企业节省了不少投资和成本,煤电联姻也使得企业抵御经营风险的能力大大增强。全封闭、最紧凑的输煤系统和储煤罐也大大减少了传统煤矿的粉尘污染。

  2014年,内蒙古全区装机容量达9235万千瓦,居全国首位。下一步,4条特高压电力外送通道和配套的煤电基地项目投产后,将新增外送电能力3000万千瓦,年减少煤炭外送量约1亿吨。

  山西近年来一直在全力推进输煤变输电战略,加快晋电外送市场和通道建设。如今,全省34户主力火电企业中,有30户实现了与煤企联营,煤电关系由“背靠背”走向“肩并肩”。

  煤制油工程产出清澈“油品”

  透明的瓶子里装着水一样清透的液体,“这是我们用煤炭直接液化生产出来的柴油”,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总经理张传江揭示的“谜底”让记者大开眼界。

  记者了解到,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现代化煤直接液化工业企业,这是解决我国石油供应短缺的一条重要途径。而煤直接、间接液化以及清洁生产的核心技术,该公司全部掌握,并在发达国家拥有多项专利技术的授权。

  “煤直接液化技术是目前最高效的煤制油技术路线,其综合能源转化率为57.4%”。据张传江介绍,该项目的建设规模为年产油品400万吨,年可消耗煤炭1200万吨,年产值达300亿元。现已建成第一条生产线,年产油品108万吨。

  “神华年产100万吨煤制油示范项目的成功运营,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掌握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核心技术的国家”,据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能源开发局总工程师郝大庆介绍,内蒙古的另一大煤制油项目——伊泰年产16万吨煤制油项目是国内煤炭间接液化完全自主技术产业化的第一条生产线。

  由煤转化而来的汽油、柴油具有高热值、低污染的特性,可大大减少PM2.5的污染,并可满足航空航天等领域所需油品的要求。“煤制油品替代传统的汽柴油后,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排放将分别减少25%和80%。”山西省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介绍道。

  煤化工项目造出白色“塑料”

  身上所穿的衣服,宝宝心爱的玩具,汽车身上的部件……聚丙烯产品制造出各种各样的下游产品。

  聚乙烯、聚丙烯等由烯烃聚合而成的化合物,通常是以石油为原料。而在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记者看到,一粒粒像大米一样白色微微透明的聚乙烯、聚丙烯产品,居然是由煤炭转化而成的。

  “我们可年产60万吨聚烯烃产品,实现年销售额70多亿元。”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总经理闫国春计算,自2010年投产至今,该公司已实现利润48亿元。

  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经信委了解到,神华包头煤制烯烃项目作为世界首套特大型煤基甲醇烯烃工业化示范工程,开辟了一条以煤为原料生产烯烃、聚烯烃的新型煤化工技术路线,且其核心装置采用的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工艺技术。

  除此之外,甲醇、尿素、天然气等多种产品都可以由煤炭作为原料生产得来。据悉,2013年以来,内蒙古新型煤化工进入了规模化、产业化建设新时期,新建项目将于2018年后全部形成生产能力。届时,内蒙古煤炭就地转化率将超过50%,新增工业产值4000亿元。

  煤炭大省很容易陷入被煤价“绑架”的困境,“要破解这一难题,重要途径就是发展现代煤化工。”山西省国资委主任朱晓明认为,山西通过现代煤化工基地建设,以“输气、输油”来改变能源输出结构,不仅可解决能源供应问题,也使山西的低质煤找到了出路,变废为宝。

  “要加快煤炭由单一燃料向原料和燃料并重转变”,国家能源局、环境保护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促进煤炭安全绿色开发和清洁高效利用的意见》明确指出。可见,通过煤炭“变形”来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意义十分重大。

来源:经济日报
免责声明
  除注明中国环保商业通讯网发布文章外,其他文章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字:
分享到:
聚焦
公众低碳行为指南

积极参与低碳实践,减少个人碳足迹,培养低碳生活方式,是每个公民的社会责任体现[详情]

Chinaenvironment.cn copyright RESREVE
G-HARVEST MEDIA @2012
ICP备120045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201号